极速飞艇官网官方网站
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歷年成果>>經濟史研究
歷年成果

【鄭有貴】改革以來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服務功能定位的歷史考察——以完善農村基本經營制度為視角

作  者
鄭有貴
發表/出版時間
2015年11月20日
學科分類
經濟史研究
成果類型
論文
發表/出版情況
2013年中國南昌明清以來的農業農村農民學術研討會論文集/中國農業文明史論叢 江西人民出版社
PDF全文

  我國農村改革的第一步是改革人民公社體制,實行以家庭承包為基礎、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所謂分,就是在保持土地農民集體所有的前提下,將由集體統一經營而又適合農戶分散經營的,改為由農戶家庭承包經營[1],讓農戶成為獨立的經營主體;所謂統,就是以家庭承包為基礎,對適合集體統一經營的,或農戶需要集體提供的服務,仍實行由集體統一經營。這種以家庭承包為基礎,宜統則統、宜分則分的雙層經營體制,被1983年中央一號文件譽為“在黨的領導下我國農民的偉大創造,是馬克思主義農業合作化理論在我國實踐中的新發展”,1991年召開的中共十三屆八中全會將其明確為我國鄉村集體經濟組織的一項基本制度,1999年3月又將“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實行家庭承包經營為基礎、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這一農村基本經營制度寫入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正案》。堅持和完善以家庭承包為基礎、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一開始就是中央的政策取向,中央也不斷強調要對其予以堅持和完善。本文就中央關于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服務功能定位的歷史進行考察,為農村基本經營制度的完善提供歷史借鑒。 

  一、增強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服務能力始終是完善農村基本經營制度的切入點和重要組成部分 

  在20世紀80年代推動我國農村改革的第一個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批轉〈全國農村工作會議紀要〉》(1982年中央一號文件),針對實行家庭承包經營制度出現的新問題,特別強調集體經濟組織還應當承擔起統一領導、統一管理和協調等職能。《全國農村工作會議紀要》指出:“要使同志們了解:實行責任制以后,有些事情分散到農戶承擔,這樣更需要改進工作方法,加強集體統一領導、統一管理和協調的工作,干部的擔子不是輕了而是重了。生產大隊、生產隊作為集體經濟組織,仍應保留必要的經濟職能。要負責合理分配和調劑承包地,管好和用好耕地;安排生產計劃、基本建設和推廣新技術;簽定和執行經濟合同,完成征購任務和集體提留;照顧烈屬軍屬和安排困難戶的生產、生活等。”[2]中共中央在批轉《全國農村工作會議紀要》的批語中特別強調指出:“需要著重指出的是:最近以來,由于各種原因,農村一部分社隊基層組織渙散,甚至陷于癱瘓、半癱瘓狀態,致使許多事情無人負責,不良現象在滋長蔓延。這種情況應當引起各級黨委高度重視,在總結完善生產責任制的同時,一定要把這個問題切實解決好。” 

  時隔一年的1983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關于印發〈當前農村經濟政策的若干問題〉的通知》,從完善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出發,進一步強調了集體經濟組織為農戶提供服務的要求,指出:“完善聯產承包責任制的關鍵是,通過承包處理好統與分的關系。以統一經營為主的社隊,要注意吸取分戶承包的優點。例如,有些地方在農副工各業統一經營的基礎上,實行了‘專業承包、包干分配’的辦法,效果很好。以分戶經營為主的社隊,要隨著生產發展的需要,按照互利的原則,辦好社員要求統一辦的事情,如機耕、水利、植保、防疫、制種、配種等,都應統籌安排,統一管理,分別承包,建立制度,為農戶服務。”同時,還提出了集體向農戶提供服務應向產前和產后延伸的問題,指出:“當前,各項生產的產前產后的社會化服務,諸如供銷、加工、貯藏、運輸、技術、信息、信貸等各方面的服務,已逐漸成為廣大農業生產者的迫切需要。適應這種客觀需要,合作經濟也將向這些領域伸展,并不斷豐富自己的形式和內容。”不僅如此,還特別對社區集體經濟組織向農戶提供服務問題作出明確規定,指出:“人民公社原來的基本核算單位即生產隊或大隊,在實行聯產承包以后,有的以統一經營為主,有的以分戶經營為主。它們仍然是勞動群眾集體所有制的合作經濟。它們的管理機構還必須按照國家的計劃指導安排某些生產項目,保證完成交售任務,管理集體的土地等基本生產資料和其他公共財產,為社員提供各種服務。為了經營好土地,這種地區性的合作經濟組織是必要的。其名稱、規模和管理機構的設置由群眾民主決定。原來的公社一級和非基本核算單位的大隊,是取消還是作為經濟聯合組織保留下來,應根據具體情況,與群眾商定。公社一級的各種事業機構,原有的事業費照常撥付。”1985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進一步活躍農村經濟的十項政策》進一步強調指出:“地區性合作經濟組織,要積極辦好機械、水利、植保、經營管理等服務項目,并注意采取措施保護生態環境。” 

  1986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一九八六年農村工作的部署》,則把增強服務作為完善合作制和雙層經營的切入點,提出“農村商品生產的發展,要求生產服務社會化。因此,完善合作制要從服務入手。我國農村商品經濟和生產力的發展,在地區之間、產業之間是參差不齊的,農民對服務的要求也是各式各樣的,不同內容、不同形式、不同規模、不同程度的合作和聯合將同時并存。決不可一刀切,更不可采取政治運動的方法去推廣。”同時,還專門強調集體經濟組織要做好服務工作,指出:“地區性合作經濟組織,應當進一步完善統一經營與分散經營相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家庭承包是黨的長期政策,決不可背離群眾要求,隨意改變。可是,有些地方沒有把一家一戶辦不好或不好辦的事認真抓起來,群眾是不滿意的。應當堅持統分結合,切實做好技術服務、經營服務和必要的管理工作。”不僅如此,還就不同經濟實力的集體經濟組織需要做好的服務工作指明了方向,指出:“由于各地社會經濟條件差異較大,統分結合的內容、形式、規模和程度也應有所不同。在集體家底甚薄,生產比較單一,產品主要用于自給的地方,要從最基礎的工作做起,切實幫助農戶解決生產和流通中的困難,逐步充實合作內容。在經濟比較發達,集體企業已有相當基礎的地方,要充分利用統一經營、統一分配的條件,加強農業的基本建設和技術改造,適當調整經營規模,促使農工商各業協調發展。” 

  1987年中共中央發布的《把農村改革引向深入》指出,“鄉、村合作組織主要是圍繞公有土地形成的,與專業合作社不同,具有社區性、綜合性的特點。由于經濟發展程度不同,目前在鄉一級,有些根據政企分開的原則設立了農工商聯合社等機構;在村一級,有的單設合作機構,有的則由村民委員會將村合作和村自治結合為一體。不管名稱如何,均應承擔生產服務職能、管理協調職能和資產積累職能,尤其要積極為家庭經營提供急需的生產服務。有條件的地方,還要組織資源開發,興辦集體企業,以增強為農戶服務和發展基礎設施的經濟實力。” 

  1991年10月,國務院在《關于加強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建設的通知》中更為明確地闡述了增強服務能力與發展集體經濟的關系,指出:“發展農業生產服務,是壯大集體經濟的重要途徑。凡是服務搞得好的地方,就可以使雙層經營的功能得到充分發揮,集體經濟力量不斷壯大。在集體經濟薄弱的地方,不能等到經濟實力強大以后再去辦服務,可以從主要做好組織協調工作和技術推廣等服務項目開始,也可以從收益較高、有利于服務組織自我發展的產后運銷抓起,通過發展服務壯大集體經濟。” 

  堅持和完善農村基本經營制度及其應有之義——增強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的服務能力是長期的命題,即便是在各種新型農民合作組織大量興起之際,中央也一以貫之。2008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切實加強農業基礎建設進一步促進農業發展農民增收的若干意見》指出:“堅持和完善以家庭承包經營為基礎、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這是憲法規定的農村基本經營制度,必須毫不動搖地長期堅持,在實踐中加以完善。”同年,中共十七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推進農村改革發展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了農業雙層經營要實現“兩個轉變”的要求,即“家庭經營要向采用先進科技和生產手段的方向轉變,增加技術、資本等生產要素投入,著力提高集約化水平;統一經營要向發展農戶聯合與合作,形成多元化、多層次、多形式經營服務體系的方向轉變,發展集體經濟、增強集體組織服務功能,培育農民新型合作組織,發展各種農業社會化服務組織,鼓勵龍頭企業與農民建立緊密型利益聯結機制,著力提高組織化程度。”2012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快推進農業科技創新持續增強農產品供給保障能力的若干意見》指出:“壯大農村集體經濟,探索有效實現形式,增強集體組織對農戶生產經營的服務能力。” 

  二、在完善雙層經營體制過程中堅持宜統則統和宜分則分原則 

  在建立家庭承包經營制度過程中,1982年中央一號文件針對把家庭承包經營當作單干的認識誤區指出:“前一個時期有些人認為,責任制只是包干到戶一種形式,包干到戶就是‘土地還家’、平分集體財產、分田單干。這完全是一種誤解。包干到戶這種形式,在一些生產隊實行以后,經營方式起了變化,基本上變為分戶經營、自負盈虧;但是,它是建立在土地公有基礎上的,農戶和集體保持承包關系,由集體統一管理和使用土地、大型農機具和水利設施,接受國家的計劃指導,有一定的公共提留,統一安排烈軍屬、五保戶、困難戶的生活,有的還在統一規劃下進行農業基本建設。所以它不同于合作化以前的小私有的個體經濟,而是社會主義農業經濟的組成部分;隨著生產力的發展,它將會逐步發展成更為完善的集體經濟。”在這種認識下,這一文件還強調了宜統則統和宜分則分的原則,指出:“適于個人分散勞動的生產項目,可以包到勞力、包到戶;需要協作勞動的生產項目,可以包到組。承包到組、到戶、到勞力,只是體現勞動組織的規模大小,并不一定標志生產的進步與落后,但必須與當時當地的生產需要相適應,宜統則統,宜分則分,通過承包把統和分協調起來,有統有包。” 

  三、在完善雙層經營體制過程中強調把集體經濟組織的工作重心轉移到對農戶的服務上 

  在家庭承包經營制度普遍建立起來后,中央在推進雙層經營體制的完善過程中,非常明確地提出要把集體經濟組織的工作重心轉移到對農戶的服務上。1984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關于一九八四年農村工作的通知》提出,“地區性合作經濟組織應當把工作重點轉移到組織為農戶服務的工作上來。首先要做好土地管理和承包合同管理;其次要管好水利設施和農業機械,組織植保、防疫,推廣科學技術,興辦農田水利基本建設以及其他產前產后服務。不僅要依靠本身的力量,更重要的是要扶持各種服務性專業戶的發展,并同供銷社、信用社、農工商聯合公司、多種經營服務公司、社隊企業供銷經理部、貿易貨棧,以及農林技術推廣站、畜牧獸醫站、農業機械站、經營指導站等企事業單位建立聯系,協同工作,更好地為農戶服務。”還提出,“服務也是一種勞動交換,一般應是有償的,農民可以自愿選擇。這樣才能持久有效,保證服務質量。” 

  四、在推進農業服務社會化進程中強調集體經濟組織服務的不可或缺性 

  在推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過程中,一家一戶辦不了或辦了不經濟的問題成為各類農業社會化服務組織興起的歷史機遇,各類農業社會化服務組織因此也應運而生。中央順應發展的要求,及時制定和實施了一系列政策措施,鼓勵多種農業社會化服務組織的發展,以便為農民的生產生活提供所需要的服務。在這種政策取向下,中央仍然堅持強調要增強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的服務能力。1991年國務院發出的《關于加強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建設的通知》指出,“農業社會化服務,是包括專業經濟技術部門、鄉村合作經濟組織和社會其他方面為農、林、牧、副、漁各業發展所提供的服務。”“農業社會化服務的形式,要以鄉村集體或合作經濟組織為基礎,以專業經濟技術部門為依托,以農民自辦服務為補充,形成多經濟成分、多渠道、多形式、多層次的服務體系。從現實情況看,大體包括五個主要方面:一是村級集體經濟組織開展的以統一機耕、排灌、植保、收割、運輸等為主要內容的服務;二是鄉級農技站、農機站、水利(水保)站、林業站、畜牧獸醫站、水產站、經營管理站和氣象服務網等提供的以良種供應、技術推廣、氣象信息和科學管理為重點的服務;三是供銷合作社和商業、物資、外貿、金融等部門開展的以供應生產生活資料,收購、加工、運銷、出口產品,以及籌資、保險為重點的服務;四是科研、教育單位深入農村,開展技術咨詢指導、人員培訓、集團承包為重點的服務;五是農民專業技術協會、專業合作社和專業戶開展的專項服務。這五個主要方面構成了當前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的雛形。”2005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進一步加強農村工作提高農業綜合生產能力若干政策的意見》指出:“集體經濟組織要增強實力,搞好服務,同其他專業合作組織一起發揮聯結龍頭企業和農戶的橋梁和紐帶作用。”2006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推進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的若干意見》指出:“培育農村新型社會化服務組織。在繼續增強農村集體組織經濟實力和服務功能、發揮國家基層經濟技術服務部門作用的同時,要鼓勵、引導和支持農村發展各種新型的社會化服務組織。推動農產品行業協會發展,引導農業生產者和農產品加工、出口企業加強行業自律,搞好信息服務,維護成員權益。鼓勵發展農村法律、財務等中介組織,為農民發展生產經營和維護合法權益提供有效服務。”2007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積極發展現代農業扎實推進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的若干意見》指出:要“積極發展農民專業合作社和農村服務組織。”“支持發展農業生產經營服務組織,為農民提供代耕代種、用水管理和倉儲運輸等服務。”2010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大統籌城鄉發展力度進一步夯實農業農村發展基礎的若干意見》,從促進農業雙層經營的“兩個轉變”出發,在多元化的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中進一步強調集體經濟組織要為農民提供服務,指出“推動家庭經營向采用先進科技和生產手段的方向轉變,推動統一經營向發展農戶聯合與合作,形成多元化、多層次、多形式經營服務體系的方向轉變。壯大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實力,為農民提供多種有效服務。” 

  五、農村社區組織參與承擔日益增多的基本公共服務 

  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是歷史傳承的組織資源,在20世紀50年代建立之日起就不僅承擔生產經營功能,還承擔社會建設和管理功能。在80年代初實行家庭承包經營的改革進程中,中央在強調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向農戶提供生產經營服務的同時,仍然強調社會建設和服務功能。1982年中央一號文件指出:“公社、大隊還要做好社會救濟、教育衛生、計劃生育、民兵訓練、治安保衛、民事調解等各項工作,保護社會主義經濟,保證國家法律、法令的執行。” 

  進入新世紀,特別是在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和推進城鄉一體化改革的進程中,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參與承擔基本公共服務的任務日益增加。2007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要“逐步提高農村基本公共服務水平”,“推進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是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必然要求。必須加快發展農村公共事業,提高農村公共產品供給水平。”為此提出,要提高農村義務教育水平、增強農村基本醫療服務能力、穩定農村低生育水平、繁榮農村公共文化、建立健全農村社會保障體系、不斷提高扶貧開發水平、大力發展農村公共交通、繼續改善農村人居環境。2008年,中共十七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推進農村改革發展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統籌城鄉基礎設施建設和公共服務,全面提高財政保障農村公共事業水平,逐步建立城鄉統一的公共服務制度。”2013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農業進一步增強農村發展活力的若干意見》提出,“整合資源建設鄉村綜合服務社和服務中心”;“強化村干部‘一定三有’政策,健全村級組織運轉和基本公共服務經費保障機制,提升推動農村發展、服務農民群眾能力。” 

  在上述指導思想和政策取向下,在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的基礎上,建設農村社區綜合服務中心和公益服務站,為農民提供一站式服務的工作提上日程。2007年中央一號文件指出:“鼓勵發展農村綜合服務組織,具備條件的地方可建立便民利民的農村社區服務中心和公益服務站。”2008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鼓勵有條件的村建立與農民生產生活密切相關的公益服務員制度。”“不斷增強社會自治功能,創新農村社區管理和服務模式,優先在城市郊區開展農村社區建設實驗工作,加強農村警務和消防工作,搞好農村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努力把農村社區建設成管理有序、服務完善、文明祥和的社會生活共同體。”2009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2009年促進農業穩定發展農民持續增收的若干意見》,進一步提出要推進基層農業公共服務機構建設,并將“逐步推進村級服務站點建設試點”作為重要的新措施,強調提出“鼓勵有條件的地方改造建設農村綜合服務中心”。2010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加強農村集體資金、資產、資源管理,推進村務公開和民主管理‘難點村’治理。開展農村社區建設創建活動,加強服務設施建設,培育發展社區服務性、公益性、互助性社會組織。強化鄉鎮政府社會管理和公共服務職能,建立綜合服務平臺,有條件的鄉鎮要設立便民服務中心、村設立代辦點,為農民提供一站式服務。” 

  此外,政府有關部門向農村提供的專項公益服務項目,也借助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或在此基礎上建立的農村社區綜合服務中心和公益服務站進行實施。2008年中共十七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推進農村改革發展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發展農村老齡服務”。2010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有關部門要抓緊健全科技、教育、文化、衛生等下鄉支農制度,通過完善精神物質獎勵、職務職稱晉升、定向免費培養等措施,引導更多城市教師下鄉支教、城市文化和科研機構到農村拓展服務、城市醫師支援農村。健全農業氣象服務體系和農村氣象災害防御體系,充分發揮氣象服務‘三農’的重要作用。”“完善農村三級醫療衛生服務網絡,落實鄉鎮衛生院人員績效工資和鄉村醫生公共衛生服務補助政策,逐步實施免費為農村定向培養全科醫生和招聘執業醫師計劃。”“加強基層抗旱排澇和農村水利技術服務體系建設。”“建立覆蓋城鄉的公共就業服務體系,積極開展農業生產技術和農民務工技能培訓,整合培訓資源,規范培訓工作,增強農民科學種田和就業創業能力。”2011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快水利改革發展的決定》提出:“建立專業化與社會化相結合的應急搶險救援隊伍,著力推進縣鄉兩級防汛抗旱服務組織建設,健全應急搶險物資儲備體系,完善應急預案。”2012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快推進農業科技創新持續增強農產品供給保障能力的若干意見》指出:“發展水利科技推廣、防汛抗旱、灌溉試驗等方面的專業化服務組織。”2013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規范土地流轉程序,逐步健全縣鄉村三級服務網絡,強化信息溝通、政策咨詢、合同簽訂、價格評估等流轉服務。”在這些專項服務項目中,農村社區組織無疑是將服務送達農戶的主要組織載體。 

  六、小結 

  《把農村改革引向深入》(1987年1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通過)所指出的“鄉、村合作組織主要是圍繞公有土地形成的,與專業合作社不同,具有社區性、綜合性的特點”,既反映了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以公有土地為基礎而形成的客觀歷史事實,也反映了在公有土地基礎上形成的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有著自身的特點而具有不可替代性。通過上述對中央關于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服務功能定位的歷史回顧,并結合功能定位的實現情況,可以得出如下結論。 

  1.堅持和完善農村基本經營制度,應當將增強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服務能力作為重要的內容。在農村土地的農民集體所有的制度前提下,經農民發明創造,再由中央肯定的家庭承包經營,只是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中雙層經營的一個層次。堅持和完善農村基本經營制度,在統的層面,就是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要承擔起保障農戶在其中的財產權益,并為農戶提供所需要服務的基本職能,解決農戶生產經營中面臨的難題,進而促進農戶家庭承包經營的發展。換言之,增強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對農戶的服務能力,是雙層經營體度內的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如果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不向農戶提供統一層次的服務,則完全變成了農戶的單一層次經營。如此,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必然失去凝聚力,雙層經營也就名實不符。 

  2.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服務功能日益拓展,并有著其他組織不可替代的服務功能。從上述歷史回顧可以看出,中央所規定的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服務范圍在不斷拓展,從生產經營服務到包括生產生活的綜合服務,從組織內部的自我服務到兼顧參與承擔政府所提供基本公共服務的部分工作。其中,有一些是其他農業社會化服務組織難以承擔或不可能承擔的功能。例如:土地的承包管理及農民土地權益保障功能,只能由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承擔;在生產經營方面,一家一戶做不了或做了不經濟的服務,其他社會化服務組織做了不經濟而不愿承擔的一些農業技術服務,特別是農田水利設施建設等農業基礎設施建設,必然由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承擔實施;在基本公共服務方面,農村道路等基礎設施建設,農村社會管理,農村文化、教育、衛生、體育、環境等公益事業的發展,離不開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的參與。 

  3.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服務功能獲得不同程度的實現。總體而言,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在向農戶提供服務方面,沒有完全實現中央對其功能定位的要求。相對而言,在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和城鄉一體化改革進程中,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在參與承擔政府向農村提供基本公共服務方面做了大量工作,而對農戶的生產經營服務則離中央的功能定位有較大差距。其直接原因是,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在經歷20世紀90年代的鄉鎮企業產權制度改革和新世紀以來的農村稅費改革后,絕大多數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經濟實力較弱,其收益在彌補村級組織運轉和發展村級社會公益事業經費不足后,已沒有更多的資金可以用于生產經營性服務。所幸的是,在國家加強對農業支持保護的政策下,一些地方村集體經濟組織可以獲得農田水利設施建設等專項資金,在生產經營方面也可以提供力所能及的服務。此外,一些地方還按照“一事一議”制度的要求,通過國家財政、集體收益和農民個人出資出勞的方式,為農戶提供了部分服務。從組織制度安排分析,一方面,由于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缺乏法人地位而使其從事生產經營的權利受到限制;另一方面,在很多地方實行由村民委員會代行其職能而淡化了其經濟職能。這些都使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的生產經營業務難以發展起來。加上各種農業公司、新型農民合作社的迅速發展,又瓜分了很大部分的市場份額,使得社區集體經濟組織更是在夾縫中生存,步履艱難。 

  4.推進集體經營的創新和壯大集體經濟,以提高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服務能力。2013年11月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和2014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全面深化農村改革加快推進農業現代化的若干意見》,進一步強調要推進集體經營與家庭經營、合作經營、企業經營的共同發展和發展壯大集體經濟。實現增強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服務功能預期目標,最關鍵的是要增強其經濟實力。正如1991年《國務院關于加強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建設的通知》所指出的,“壯大集體經濟實力,是搞好鄉、村服務的基礎。凡是鄉、村服務搞得好的,一般是集體經濟實力比較強大的地方,鄉鎮企業比較發達的地方。要通過發展集體經濟,強化農業服務,完善雙層經營,進一步發揮家庭經營的活力。”為此,需要從3個方面加以解決:第一,增強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內部的激勵機制,其中最為關鍵的是積極推進股份合作制改革,使農民有其股,保障農民在集體經濟組織中的財產權益,逐步建立起以產權聯結為紐帶、成員共享發展成果、激勵成員齊心協力共同發展集體經濟的機制。第二,政府對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實施支持政策,有關部門對其予以指導和扶持,促進其發展。第三,制定《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法》,使農村社區集體經濟組織享有法人地位,解決生產經營行為受限制問題,使其與其他市場主體獲得平等的發展權利。這也是最為關鍵的措施。 

  [1]改革初期至中共十五屆三中全會前將包產到戶、包干到戶等稱為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中共十五屆三中全會將包干到戶這一形式稱為家庭承包經營,這種正名使其名副其實。 

  [2]本文所引中共中央、國務院文件均已公開。由于引文較多,為節省篇幅,均不注釋出處。

  

极速飞艇官网官方网站 红魔3肖6码经准资料 11选5讲解视频 山东时时官网 北京时时怎么玩法 重庆快乐十分爱彩乐 六肖中五肖复式多少组 大小单双口诀 7m篮球即时比分直播 11选5稳赚不赔买法 幸运飞艇聊天室下载